杨支柱不服“(2011)海行初字第00013号”判决的上诉状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13日

       行政上诉上诉人(一审原告):杨竹竹, 男, 1966年10月23日出生, 汉族,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下岗教师, 住1号门4楼, 北京市西三环西北1号25号家庭区5楼 电话13521032159 陈红, 女, 1971年8月19日出生, 汉族, 非农业, 无职业, 地址同上 代理人:周泽, 北京问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北京市海淀区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长春桥路17号法定代表人:刘艳, 首席上诉人不服行政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决“(2011)海行初字第00013号”提起上诉。本判决维持北京市海淀区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对上诉人作出的“京海人民守字(2010)112号”关于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决定。上诉请求:请求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改判, 撤销北京市海淀区作出的《京海人口守字(2010)112号》关于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决定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上诉理由:上诉人认为一审法院适用法律有误。上诉人夫妇于2009年12月21日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生下二女儿。 2010年9月2日, 北京市海淀区人口计生委发布《关于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决定, 京海人口征缴(2010)112号》, 9月3日送达上诉人住所。 《京海人口守字(2010)112号》指控上诉人及其妻子“非法生育二胎”, 并按城市人均可支配收入的9倍向上诉人及其丈夫征收“社会抚养费”。 2009年北京市居民26738元“240642元。上诉人对这一基本事实及被上诉人作出一审决定的程序没有异议。上诉人请求撤销被上诉人具体行政行为的理由起诉书和一审法庭辩论的主要内容是: 1、不同意被告对原告“非法生育”的定性, 世界上不存在“非法生育”。中国”中没有“非法生育”字样, 国务院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中也没有出现“非法生育”字样。北京市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和计划生育法》第十八条规定“鼓励一对夫妇生育一个孩子”, 但没有规定“一对夫妇强制生育一个孩子”。因此, “社会支持”被认为是对社会的公共投资。财政部列入行政事业性收费范畴, 但不属于行政处罚范畴的一种补偿。原国家计生委主任张维清对全国人大的立法解释就是明证。 2、《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四十五条明确规定“社会抚养费的征收管理办法, 由国务院制定”。国务院《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进一步规定, “社会抚养费的具体征收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确定。没有范围限制, 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第十条第三款的规定:“受权机关不得将权力转交给其他机关”。如果无效, 只有在国务院重新制定内容明确的《社会赡养费征收管理办法》后, 北京才有征收“社会赡养费”的法律依据。
        3、在中国, 儿童享受社会福利是以定居为前提的。原告二孩还未安顿下来, 如何享受社会福利?既然无法享受社会福利, 又如何“补偿”公共投资呢?连第一个孩子都不能在附近上学, 因为他没有独生子女证。在这种情况下, 我可能无法在北京长期居住。原告子女如何享受北京儿童福利?因此, 即使有征收依据, 也应等到原告二女儿安定下来后再征收。什么?政府在儿童福利上花了多少钱?它应该花多少赔偿?只能少也只能多,

否则才叫“适当补偿”?至少, 北京市人大制定的儿童医疗福利、教育等福利的预算总额, 分摊到每个孩子身上, 确定“社会抚养费”的数额。由于财政预算是逐年制定的,

社会抚养费只能逐年收取。 5、即使解决了重新授权、绑架儿童户籍、按照儿童福利年度预算分摊社会抚养费的问题, 也只是解决了社会抚养费的合法性问题。其合宪性问题尚未得到解决。公民无条件享有一切基本人权, 特别是社会、经济和文化权利, 是公民成年纳税的道德基础。上诉人周泽律师在一审法庭上指出:根据国务院《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第三条第二款, “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标准依据关于当地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以农村居民年人均纯收入作为计算征收的基本参考标准, 征收数额根据当事人的实际收入水平和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情况确定和生育孩子的规定。 “北京市《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违反《立法法》规定, 对二孩按人均可支配收入的三至十倍征收社会抚养费。因为没有“结合当事人的实际收入水平”,

杨朱被学校开除后, 只给了600多元的工资, 扣除相关规定项目后的可支配收入不足100元(实为81元) 向支柱夫妻征收社会抚养费240642元, 是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6738元的9倍, 明显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国务院《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 根据当事人实际收入水平征收, 被上诉人完全回避上诉人及其代理人在一审法院提出的上述理由, 已被没有任何《社会赡养费征收管理办法》规定,

社会赡养费不能缴纳的, 应当卖掉孩子, 计划生育行政部门这样做, 是否有效?哪部法律规定法院审理案件不审查抽象的行政行为?在不审查抽象的行政行为的情况下, 具体的行政行为如何合法和适当?最多只能证明具体的行政行为符合抽象的行政行为!抽象的行政行为不能作为起诉的标的;这是因为有具体的行政行为, 行政相关人才对案件有利益关系, 案件“成熟”。但是什么只能接受和接受后需要复核是两个不同的东西。
       审查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不可避免地涉及对抽象行政行为的审查。只有抽象的行政行为是合法的, 具体的行政行为符合抽象的行政行为, 具体的行政行为才能合法。事实上, 行政诉讼更本质的任务是审查抽象行政行为的合法性。行政诉讼的被告人是行政机关, 而不是行政机关的工作人员。行政诉讼是对行政机关进行监督, 而不是作为行政机关的监督者, 协助其对雇员进行监督。如果行政诉讼不审查具体行政行为背后的抽象行政行为, 不处理规范冲突, 直接适用与具体行政行为最接近的抽象行政行为, 那么当法官就像小学生查资料一样简单。字典, 法官完全沦为行政机关。
       乐于助人的主管。行政诉讼法的被告人不是行政机关的工作人员, 而是其所属机关!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二条第一款规定:“人民法院行政案件的审理, 依照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的规定。行政区域内发生的行政案件, 适用地方性法规。
        “该法第五十三条规定, “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行政法规、国务院决定、命令, 依照国务院各部委制定、发布的规定,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政府法》的规定, 审理行政案件。省、自治区、直辖市和省、自治区人民的规章制度。根据国务院法律、行政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国务院社会征集管理条例》维修费、北京市管理条例征收社会抚养费作为“参考” “当出现这么多明显矛盾时, 一审法院拒绝按照法定的“依据”作出判决, 坚持按照当地的法定“参考”作出判决政府规章。这可以说是法律的正确适用吗?人口计生委针对上诉人《京海人口守字(2010)112号》关于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决定, 间接肯定了北京存在所谓的“非法生育”现象。这会造成很大的麻烦, 而且最近一段时间, 国家领导人和外交部发言人在回答外国记者有关计划生育的问题时都尴尬, 远在中国司法史上留下了笑柄。将未经政府批准的无证生育视为非法行为, 那么这种非法行为究竟是什么?夫妻共同违法, 或生育医院联合违法吗?我觉得生孩子是妈妈们和医院的共同行为!医院帮助孕妇违法应如何处罚?如果医院拒绝帮助母亲并触犯法律, 导致母子双亡, 医院是否会承担责任?将无证生育视为违法行为, 那么每个人都可以而且应该在道德上与违法行为进行斗争, 可以而且应该防止违法后果,

强制堕胎的私刑将到处戴上自卫的桂冠。但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世界。
       如果无证生育被认定为非法, 不允许强制堕胎, 那么防止非法怀孕就在所难免, 公民最私密的性生活将受到政府的严格监控, 这几乎同样可怕。无证出生被视为违法行为,

无证出生的孩子成为“非法收入”。违法者是否应该保留“非法所得”?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 是应该销毁还是没收?即使不销毁或没收, 也会严重损害孩子的基本人权和尊严, 严重影响他们的心理健康和对国家的忠诚。一些公民有合法出生, 而另一些公民有非法收入。宪法如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一律平等?中国公民有依法生育的权利。没有非法生育, 没有孩子是多余的或“超生”。与政府提供的任何其他服务一样, “生育服务”不是强制性的。在法律上, 中国政府与其他国家政府的唯一区别是, 中国政府原则上将所有儿童都视为来华工作。如果孩子被视为外国人, 不承担任何儿童教育、医疗等福利费用——除非孩子被政府批准享受免交社会抚养费, “生育服务证”只能是免交社会抚养费的优惠券。这就是为什么胡锦涛在访美期间, 在回答美国著名国会议员克里斯·史密斯的提问时说, “中国不允许强制堕胎”。这不是谎言, 而是对中国法律的正确解释。综上所述, 上诉人坚信一审法院适用法律有误, 请求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改判, 撤销《静海人口征集(2010)》北京市海淀区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发布的“社会支持112号”。收费决定。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杨竹柱、陈红 2011 年 4 月 14 日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2-2022 天航科技有限公司 tianhang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ejuridicosalta.com) ICP备案号:京J9-20169912